【柱扉】扉間他裝高冷失敗了!12

扉間巨巨變成扉汪,先來放小劇場,因為上一章結尾太溫馨不適合放就移到這了。

注意避雷!

OOC²+有點喪病(?)的小劇場:

1.

——就是因為柱間常常會在正常的時間地點以外興致上頭,所以扉間巨巨才會對此限制,從每星期容許的限度扣掉使用中央極限定理和其他雜七雜八的數學公式估計過的突發次數,就是晚上能做的次數。

也就是:(最大次數)-(在外面的次數)=(晚上的次數)

但越是禁止,人就是會越有執念,所以就變成惡性(or良性)循環,床上得不到的就只能從其他地方來補,於是他們解鎖了越來越多的地點和姿勢——而我們至今仍然不知道,扉間巨巨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2.有一點點點人.獸請注意避雷

扉間抬頭看看自家兄長,輕輕地推著他坐下來。

柱間不明所以卻乖乖照做,他只看到扉間越靠越近,然後伸出柔軟的舌頭舔了舔他的臉頰,琉璃般剔透的紅眼睛安靜地注視著自己。

柱間情不自禁的抱住扉汪,扉間也安安靜靜地待在自家兄長懷裡,一時間歲月靜好。

然後.....

“汪汪汪!!汪汪汪!!”

扉間氣憤惱怒的掙脫柱間的懷抱,那一段汪汪叫翻譯過來大概是:你.怎.麼.好.意.思.對著一隻狗硬?!

隨後扉汪抖抖身體,甩了他哥一身的水。

=====

12.

夜幕低垂,銀月高掛。

隨著夜色降臨,屋外已經不復黃昏時的熱鬧,疲倦了一天的人們紛紛準備就寢,村子安靜了下來,只有少數幾家的燈火還亮著。


兩人洗完澡後情緒都有些低落,千手柱間默默的先幫扉汪擦乾身體。他將自己還未乾的頭髮用毛巾包起盤在頭上,先是用毛巾大致擦乾扉汪身上的水份,然後雙手附上查克拉,五指微微張開的從頭到腳的梳理。

完成後,扉汪的毛變得更蓬鬆更柔軟也更雪白了!

而扉間則是被他哥這種像是舒緩的按摩手法弄的昏昏欲睡。

“扉間,別睡著啦。到臥室等我鋪好床在說,就算你現在毛毛多,但現在的天氣也是要小心別感冒了。”柱間晃晃已經趴在他腿上呼嚕的扉汪說道。

隨後柱間就跟在扉汪身後,邊走邊處理完自己半乾的頭髮,非常的快速與敷衍,完全看不出剛剛替他弟弟擦乾水分時的溫柔仔細。

一進臥室,扉汪就撓了撓了放著自己被褥的櫥櫃,示意柱間不用舖他的床。

柱間在平時睡覺的地方拿被褥擺枕頭,扉汪則是邁著步子啪嗒啪嗒的在臥室裡繞著圈子。

等千手柱間舖好床,才發現自己的弟弟在一個角落轉了一圈,像是很滿意這個地方一樣的坐臥下來,頭枕在兩隻前爪上,閉起眼睛像是要睡覺了?

“????扉間?你怎麼跑到那裡去睡了?”柱間不解。雖然他給扉間洗過了澡,雖然嚴格意義上來說扉汪的毛也是扉間的毛(?),他是知道扉間不讓他舖床是因為不想讓被子沾上狗的氣味和狗毛,但柱間怎麼也沒想到他的弟弟竟然不跟他一起睡?!

扉間瞥了他一眼,就閉上眼睛不理人了。

他覺得大概是因為浴室裡扉間為了安慰他舔了他的臉頰,所以現在有點害羞?既然這樣,就讓身為大哥的自己主動一點吧!

千手柱間拖著已經舖好的被褥來到扉間身邊,將棉被往扉汪身上蓋,再連狗帶棉被的抱起放回被褥上,然後自己鑽進了被窩一手攬著他弟睡覺。

而平時很機警的扉間就像睡著似的任由他哥靠近做小動作,完全不像是拒絕戴項圈時的敏捷(....),甚至在柱間進來後還挪了挪位置讓兩人都能舒服點。

柱間在心裡覺得樣子只做了半套,拒絕的不徹底的弟弟很可愛。他一手枕在頭下,側身向著扉汪的方向,一手攬著它,一人一狗靠的極近。

今夜兩人都需要從對方身上汲取溫暖。


本以為身邊的弟弟換了模樣後,狗狗的體溫、呼吸速度、氣味和觸感(?)等等不一樣會讓他不習慣,但千手柱間卻是一夜無夢到了隔日。

~~~

扉汪坐在臥室門外等他哥出來,尾巴砰砰地拍向地面。

這時他有些嫌棄起狗狗的聽覺和嗅覺很靈敏了。

“咳.....扉間,我好了。”終於處理好自己的“事情”順便換好衣服從房間出來的柱間有些不自在地說道。


兩人隨便吃完了火影大人親自做的早飯後,上演了柱間單方面離情依依的戲碼。

“扉間.....你真的不跟我去火影樓嗎?”

“怕被小孩子包圍?那.....我留下一個影分身陪你?”

“嗚.....別這麼說大哥嘛。我當然知道你自己一隻汪就能過得很好,但這不是怕你無聊嗎?......我才不會添亂呢!”

神奇的千手柱間無師自通的看懂了他弟弟的眼神,接連幾個提議都被扉間鄙視的拒絕了,最後只好退而求其次的說道:“那我準備了一個小背包,裡面放著你的衣服,如果你要出去遛躂的話,記得要背上啊?.....好啦好啦,別趕我,大哥知道時間的,那我真的上班去了?”

不死心的他又得到了扉間肯定的答覆,才把他做好的藍色小包包放成一個扉汪容易背上的角度,然後不放心的三步一回頭,看著不耐煩卻還是坐在門口目送他的扉汪離開了。

他才不會出門呢,千手扉間想著。他打算在屋子裡待著等到了時間就能自然地變回去,才不想出去,變數多容易出事也很容易遇到人。

但是這麼想完沒多久他就有點坐不住了,他在屋裡繞了一圈又一圈,一路嗅嗅聞聞,在院子的松樹下舉起後腿要做“標記”時,才回過神來制止自己繼續下去。

扉間震驚的發現汪的本能越來越容易影響他了,值得慶幸的是今天中午就能變回來應該沒什麼太大的問題,就是現在他在家裡待不下去,一直想要出去走走。

是了,狗狗本來就有在散步的時候巡視自己領地的本能,所以他現在是想要...去巡邏?因為村子的建立也有自己出的一份力,所以將木葉視作了自己的地盤?

說得好有道理,自己差點要相信了,扉間面無表情地想著,爪子煩躁的在地下抓了幾下,所以他還是非出去不可了?那就只好選擇繞著木葉外圍一圈吧,從這裡出發往右繞一圈,這樣子的路線剛好可以在快要變回來前走到昨天的實驗室,也不會遇到太多人。

腦子轉過來的扉間快速的規劃好路線。

就是為什麼大哥會這麼料事如神啊?竟然比自己清楚扉汪的習性,連背包都準備好了!就好像算準了自己一定會坐不住一樣.....有時候真的覺得兄長真是深不可測。

扉間將前爪分別套入背帶裡,將藍色小包背在背上,趁著清晨人還不多的時候往木葉外圍跑去。

——只希望這短短的半天不會再出現什麼變數了。

tbc

====


對不起扉汪這麼久才更新。‧゚‧(つд`゚)‧゚‧

主要是一開始卡文,後來不務正業去做別的事(X

btw雖然扉汪這個問題(改版加內容)比較小,不過’黑白灰—片段’沒有留言的人大概不知道我有新增第五段吧!!!哈哈哈!!!這就是你們不留評論的下場⊂彡☆))д`) (別打人

所以請盡情的留評論吧~~~~


PS.裡面有小小的,很隱諱的彩蛋(?)

评论(22)
热度(64)
© 木葉毛領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